陆川柏江词沅是现代言情《符姜》中涉及到的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陆川柏”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直到身死。才知晓他恨了整整十年,也养了一个外室十年。重活一世,我垂眸看着跪在脚边,求我怜惜的夫君,将他一脚踹开。谁许你碰本郡主的...

符姜

在线试读

《江词沅》精彩小说,是小说写手符姜所写。
网络热度颇高!精彩内容:...《江词沅》免费试读1我亲自挑选的夫君下了长达十年的慢性毒药害我。
直到身死。
我才知晓他恨了我整整十年,也养了一个外室十年。
重活一世,我垂眸看着跪在脚边,求我怜惜的夫君,将他一脚踹开。
谁许你碰本郡主的。
他腾的一下站起身,愤恨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我笑歪了发髻,眼底却是汹涌的恨意,侍奉在旁的男倌替我绾发。
这一世,没我为你铺路挡刀,看你如何赢。
卖糖葫芦嘞!一声响亮地叫卖。
我睁开眼,此刻我正趴在茶肆二楼的栏杆,像是在等什么。
我着丝锦外罩素纱衣,发上垂下同等质地的素纱缎。
这分明是我尚在闺阁时最爱的装扮。
既然这样,那我等的人估计也快来了。
上一世,我那夫君陆川柏做官刚做在锦衣卫百户,每日会从此道经过,我也是为了瞧这一眼,日日等在这儿,跟个怨妇似的。
老头爷可怜我死的凄凉,竟然让我碰到话本中说的重生
天怜我一世,我若不报仇,岂不负了这天道。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飞鱼服锦衣卫驰过。
陆川柏朝我这方向看了眼,我故作欢喜羞怯的模样。
心里恶心得不行。
阿桃,快扶你家小姐我走。
阿桃茫然问道:刚才掌柜的来问,这雅间咱还续吗?她小脸皱巴巴地,续的话还要加钱。
续个屁,我们走。
为男人花钱,倒霉一辈子。
这话我上辈子算是领教到了,这辈子陆川柏,你算是完了。
我是江词沅,安阳长公主唯一的女儿,也是上辈子陆川柏最大的靠山。
至于现在嘛,我得去收拾那个外室了。
那外室不是别人,正是我那吃软饭的父亲,养的外室生的女儿江轻轻。
安阳公主府和江府只有一墙之隔。
我让阿桃叫上丫鬟婆子,乌泱泱一群人气势汹汹地杀进江府。
逮住一个洒扫的婆子。
我问:江轻轻在哪个院子?婆子见我后伏地不起,小姐在......我身后的嬷嬷架起她,赏了她两耳光。
什么小姐,长公主殿下只有一个女儿,但敢张着嘴胡扯,仔细你的皮!我满意挑眉。
不错,回去领赏。
谢大小姐赏。
我踏入听阁,江轻轻倚在窗边,对着那抹柳色青青,吟诗抒情。
我说:可真是好雅兴。
江轻轻慌张的穿鞋跪在地上,娇娇弱弱地道:见过嫡姐。
上一世,陆川柏怕是就陷在她这幅造作样上吧,若我是个男人怕也会喜欢她。
可惜了。
我冷道:掌嘴。
轻轻不知何处惹了嫡姐不开心,可是轻轻有做的不对的地方?她双眼含泪的望着我,可怜极了。
倘若我没眼尖看到她眸中闪过的怨毒之色,我或许会放她一马。
你一个外室子,算什么东西,敢同我称姐妹。
轻轻自知身份低微,从不敢招惹您,可今日是您先来找我的。
瞧瞧这话术,不知道内情的人,恐怕已经会认为是我仗势欺人。

小说《符姜》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