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言情《盛令晗傅明澈》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盛令晗”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盛令晗傅明珠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是昨天淋了的缘故!第一反应,是进到房间,翻出了感冒药。刚准备吃,猛然顿住。她怀孕了!这药不能吃!这个孩子要不要还不一定,但只要它在她的肚子里一天,她就得爱护它一天。“呕……”胃里面,又在翻江倒海...

盛令晗傅明澈

盛令晗傅明澈 在线试读

盛令晗一怔,咬咬牙,“……我想找奶奶,我给她打电话,可是,怎么提示她的号码不存在?哼。”
傅明澈冷声道,“你找奶奶干什么?才出去几天,就想缠着奶奶,哄得她心软,好接你回来?不……”盛令晗忙否认,“不是……”...《盛令晗傅明澈》免费试读见盛令晗在沙发上坐着,傅明澈漂亮的桃花眼眯了一度。
极为不悦,“为什么不开门?”——因为没力气啊。
盛令晗默默道。
但她没解释,只摇了摇头。
因为,她很清楚,她的任何解释在他眼里,都是借口!当一个人不喜欢你的时候,你连呼吸都是错的。
盛令晗觉得很不舒服,直接问他,“你怎么会来这儿?”他不是看都不想看见她吗?“哼,你以为我想来?”傅明澈毫不遮掩对她的厌恶,凉凉的睨着她,“是奶奶让我来,送你上飞机的!”哦,原来如此。
盛令晗心已凉透,她还在期待什么呢?“行李在哪儿?楼上?”傅明澈有些不耐烦了,对他来说,多留在这一刻,多看盛令晗一眼,都是折磨!盛令晗点点头,又摇摇头,“在楼上,但我还没收拾好……”本来,昨晚回来要接着收拾的。
但她不舒服,睡着了。
“什么?”一听这话,傅明澈脸色更冷了,“你成天所事事,连个行李都收拾不好?”见盛令晗呆呆的样子,怒从两肋生,她该不会想赖着不走吧?低喝着催促,“发什么愣?还不快去收拾?!哦,好。”
盛令晗怔怔的点头,匆匆忙忙上了楼。
走了这几步路,竟然出了一身冷汗。
她觉出不对劲了,抬手摸了摸额头。
触手滚烫!连呼出来的气,都像是火烧一样!她发烧了。
是昨天淋了的缘故!第一反应,是进到房间,翻出了感冒药。
刚准备吃,猛然顿住。
她怀孕了!这药不能吃!这个孩子要不要还不一定,但只要它在她的肚子里一天,她就得爱护它一天。
“呕……”胃里面,又在翻江倒海。
盛令晗捂着嘴,冲进了浴室,抱着马桶吐得稀里哗啦,停下来时,人都要虚脱了。
拧开水龙头,漱了漱口,顺便往脸上拍了些凉水,企图降一降这火烧般的体温。
“盛令晗!”低沉略沙哑的男声,极度的不耐烦。
是傅明澈等的不耐烦,上来催她了。
进来一看,她竟然还没收拾好。
“盛令晗,人呢?出来!来了。”
盛令晗抹了把脸,出了浴室。
顶着张苍白的脸,声音轻轻。
“傅明澈。”
一改往日的亲昵,她叫了他的全名,“我能不能,能不能晚一天再走?”她现在很不舒服,她怕自已会晕倒在飞机上。
到时候,她孤身一人,当真是叫天天不、叫地地不应了。
“干什么?”傅明澈蹙着眉,一脸警惕。
“你又想耍什么花招?怎么,昨天去医院,想找乐怡求情,被我拦着了,想换条路子?”她在他眼里,就这么不堪?“不,不是的……”盛令晗睁着杏眼看他,努力忍住了,才没让自已哭出来。
“我不舒服,我想看医生……够了!”傅明澈没听完,粗暴的打断了她。
仔细的审视了一会儿她的脸,而后淡淡笑开,“装病么?又来这招?你以为,我会上当?”话尾一沉,“就算是真的,能有多不舒服?乐怡失去了孩子,在医院躺着,你可是好好的站着!忍着吧!死不了!!!”盛令晗浑身一震,张了张嘴,“我……”傅明澈没理会她,径直走进衣帽间,取出已经打包好的行李箱。
“没收拾的,不用再收拾了,到了国外再买吧!反正都是傅家的钱。
我没时间陪你在这儿耗!”说完,拎着箱子先下了楼。
盛令晗咬着唇,心脏拧着圈的疼!泪水肆意滑落,她抬起手,胡乱擦拭着。
走吧。
在这里,和去国外,又有什么区别呢?她是一个人了,她的委屈,她的死活……根本没人在意……到了机场,傅明澈并没有把盛令晗送进去,是他的助理帮她办的手续,送进的安检口。
“太太,一路顺风。”
容峥把护照和机票递给她,“到了那边给老太太来个电话,生活费会每个月给您汇过去的。”
盛令晗温静的点了下头,“我知道了,谢谢你。”
迈开步子,跨进了登机口。
…一个月后。
费城,市中心,某公寓。
已经深了。
但盛令晗不敢开灯,她蜷缩在床上,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啪’!‘啪’!‘啪’!门板被拍的老响,门外,是中年胖房东粗噶的喊声,“东方女孩!你在里面吗?你的房租该交了啊!我知道你在里面!说些什么吧?”盛令晗捂住耳朵,闭着眼直摇头,暗暗祈祷,房东赶紧走。
久久得不到回应,房东也败下阵来,“你以为这样就能省掉一笔钱吗?小甜心,别天真了!真的不在?”房东自言自语,“这么晚了,哦,愿上帝保佑她。”
敲门声没了,脚步声也渐行渐弱,房东走了。
盛令晗松开手,长长的舒了口气。
又躲过了一天,那么,明天呢?又该怎么办?她从枕头下摸出手机,翻到傅明珠的号码。
来到费城快一个月,但是,生活费却迟迟没有到账。
这两天,她一直在给傅明珠打电话,都没打通。
她深吸口气,再次摁下拨号键。
很快,里面传来个女声——抱歉,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又是这样!联系不上傅明珠,她还能求助谁?就只有傅明澈了。
经历了一番挣扎,盛令晗深吸口气,翻到他的号码,摁下了拨号键。
通了!“喂。”
那端,传来熟悉的男声,低沉,略沙哑,是傅明澈!盛令晗紧张的口干,“我……是我。
你有什么事?”言语间,是明显的不耐烦。
盛令晗一怔,咬咬牙,“我,我……我想找奶奶,我给她打电话,可是,怎么提示她的号码不存在?哼。”
傅明澈冷声道,“你找奶奶干什么?才出去几天,就想缠着奶奶,哄得她心软,好接你回来?不……”盛令晗忙否认,“不是……”傅明澈懒得听,“你别再给奶奶打电话,她的号码是我换掉的,为的就是防止你骚扰她!!”盛令晗张着嘴,眼底渐渐潮湿。
她知道他讨厌她,可是,她已经出国了,还不够吗?连和奶奶的联系他都要切断?她没有亲人了,奶奶是这世上,唯一对她还有善意的人了……“你到底有事没事?”傅明澈没了耐心,“送你出国,就是要你改掉你的臭毛病。
你也不小了,得学会自立,别一味依赖傅家,像条寄生虫!我挂了!别,我有事!”盛令晗急急拦住他,厚着脸皮道,“就是,生活费……我,我,还没收到。”

小说《盛令晗傅明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