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燕傅祯》,是作者“陆衡之”笔下的一部​现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陆衡之燕傅祯,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她缓缓抬头,却看见陆衡之盛满倦意的眸子里闪过极短的笑意。怎么她叫错了人?他还笑了?燕傅祯虽不解,当下也暇揣摩他心思,回身一小口一小口耐心将小米粥喂给老太太。老太太喝了大半碗,又要水漱口,燕傅祯回头,陆衡之恰好递来一盏茶。燕傅祯也渐渐习惯他递东西过来,伸手接过,喂给老太太,待老太太吐出后再接回,递给...

燕傅祯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燕傅祯叶灵嫣》精彩小说,是小说写手燕傅祯所写。
网络热度颇高!精彩内容:...《燕傅祯叶灵嫣全文》免费试读燕傅祯叶嫣全文_那仿佛山泉般的凉意一路沁入燕傅祯心底。
手被烫到似的往回一缩,那碗小米粥差点被掀翻,好在陆衡之稳稳地扶住了。
燕傅祯一张脸腾地红了。
方才两人动作,落在旁人眼里只怕有些许暧昧。
陆衡之重新将碗递给她,出声:“小心,有些烫。”
如此一解释,显得她方才她回缩的动作十分合理。
燕傅祯接过青花瓷碗:“多谢三爷……”话音落下才发觉自己又喊了他三爷,明明早上才答应过他要记住喊他三哥,这会儿便忘了,也不知他会不会生气。
她缓缓抬头,却看见陆衡之盛满倦意的眸子里闪过极短的笑意。
怎么她叫错了人?他还笑了?燕傅祯虽不解,当下也暇揣摩他心思,回身一小口一小口耐心将小米粥喂给老太太。
老太太喝了大半碗,又要水漱口,燕傅祯回头,陆衡之恰好递来一盏茶。
燕傅祯也渐渐习惯他递东西过来,伸手接过,喂给老太太,待老太太吐出后再接回,递给陆衡之,却不敢抬眼看他。
老太太喝完粥后有了些精神,开始说话。
钱温陵便道:“这次可多亏衡之请了太医院掌院宋太医来,又守了老太太一天一,真是孝心可嘉。”
老太太闻言越发诧异,向陆衡之看去。
陆衡之平声道:“母亲谬赞,孝敬祖母原是孙儿该做的。”
虽不知陆衡之为何突然如此,老太太也领了他这份心意,便道:“好孩子,多亏你,看你也累了,明日还要上朝,快回去休息吧。”
燕傅祯这时才想起来,陆衡之是要上朝的,算起来没几个时辰可以睡了。
她不觉向他看去——他怎会在此耽搁这么久?耳旁响起钱温陵温和的声音:“傅祯去替送送衡之,我陪老太太说说话。”
燕傅祯点头起身,低头跟着陆衡之往外走。
屋内里渐渐暗下来,月娥起身点了灯,火光将他黑色影子拉得极长。
他脚步声很轻,走路时衣摆一荡一荡,那上头金线绣的祥云仿佛闪着轻微的光泽,好看极了。
他掀开门帘,走出去后却并未放下,似是等她出来。
她抿唇,便这么走出来。
心里却紧张极了,因为觉得自己从他臂下经过,想一想都要脸红。
外头天色已黑。
宋闻拎了盏琉璃灯在门口等着。
陆衡之似是不惯旁人替他掌灯,伸手将灯接过。
那灯玲珑剔透,有一抹碧色,像是之前借给她那盏。
陆衡之手握住灯仗末端,握住的地方好似是她曾经触碰过的地方。
燕傅祯感觉只怕今晚自己的脸烧透了,好在可以借色掩藏,她弯腰行礼:“三哥路上小心。”
也不敢抬头去看男人神色,低着头,目光却不由自主落在他灯仗上的手上。
那手好看极了,骨节分明,握在一起叫人赏心悦目。
也便又看到了他戴在大拇指上的碧色扳指,只是光线昏暗,不确定是不是她送的那枚。
正在出神,头顶忽地传来他极淡的声音:“还怕我?”燕傅祯忙道:“没有。”
陆衡之缓缓道:“那怎么不敢抬头?”“我不是怕三哥,我只是……”燕傅祯有些紧张,“方才在里头不慎触碰到三哥,我……”她顿一下,“我非故意,还望三哥恕罪。”
听闻他是不近女色的,她方才真不是故意,还是解释一下,以防她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
陆衡之低头看她片刻,道:“无妨,是我不慎。”
燕傅祯终于松一口气。
陆衡之没再说什么,提灯转身离去,背影挺拔如松,渐渐消失在夜里。
这时燕傅祯整个人才彻底放松下来。
陆衡之身上的压迫力太强,在他身边她很难不紧绷,虽不至于害怕,但紧张实在难免。
但彻底放松之后,她心里却忽然浮起一股奇怪的感觉。
好似小时候吃的一种糖,丝丝缕缕的糖丝从心底蔓延出来,缠不尽似的。
她在外头站了片刻,等自己平静下来才掀开门帘进去。
钱温陵正在宽老太太的心:“有宋太医在,您把心放进肚子里便是。”
老太太微笑点头,看燕傅祯进来,冲她招手。
“你也累了,赶紧回屋歇着吧,我这里没什么大事,傅祯今晚留下陪我说说话便是。”
钱温陵看燕傅祯的眼神格外和蔼:“那我明日再来替傅祯。”
钱温陵走后,老太太敛去笑容,道:“月娥,你命人守在门外,任何人都不许靠近。”
月娥忙答应。
老太太握住燕傅祯的手,看向月娥,声音凝重:“你们二人是我最信赖的人。
傅祯,你老实告诉外祖母,太医说外祖母还有几日?”燕傅祯顿时一凛,还未答话,又听老太太肃然道,“我要听实话,这次我的病连陆衡之都惊动了,必定不一般。
趁着清醒,该安排的我都要一一安排。”
月娥吓得眼睛一红。
燕傅祯立刻说:“外祖母万不可多想,你这次的病虽来势汹汹,但宋太医说了熬过这遭再细细调理便无大碍的。
至于陆衡之……”她声音微微低下去,“许是因为你生病时恰逢他的生辰宴,他可能怕……被弹劾?”这猜测说得通,因为本朝对孝道极为重视。
她心里却隐约有个连自己都不敢信的想法,觉得陆衡之对老太太这么上心也许跟她有几分关系。
老太太沉吟片刻,即便怕被弹劾守一夜也足矣,何至于熬上一天一夜?但一时也想不出更好的解释,只得道:“许是吧。”
片刻后,老太太又看向燕傅祯道,“傅祯,陆衡之此人心机深沉,手段狠辣,他在府中时你行事一定要小心,莫要得罪他。”
燕傅祯想问清楚为何人人都说陆衡之手段狠辣,但眼下老太太身子尚未恢复,显然不是合适的时机,于是乖巧答是。
老太太却仿佛突然间想到什么,微眯了双眼:“你大舅母方才为何让你去送陆衡之?”燕傅祯霎时一惊,连她自己都没想过这个问题,一时哑然。
月娥笑道:“老太太,屋内当时只有姑娘在,不找姑娘找谁?”老太太这才摇头笑了声:“也是,是我老糊涂了。”
燕傅祯服侍老太太喝了药,自己用了饭,然后躺在一旁的藤椅上歇下,月娥歇在外间。
药中大约有安神的成分,老太太很快沉沉睡去。
燕傅祯却有些睡不着。
脑海里翻来覆去想着今日发生的事。
陆衡之特意嘱咐宋太医给她看病;大家分明都饥肠辘辘,他却把自己的饭先让给她吃;伺候老太太时站在她身后递东西,出门的时候替她掀帘子……那可是传言中不近女色的陆衡之啊!钱温陵特意让自己送他出门,有没有可能是看出了些什么?难道说……陆衡之对她有意?

小说《燕傅祯》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