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丘桃蓁

现代言情《青丘桃蓁》,现已上架,主角是羽华卿斯,作者“羽华”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错版精彩剧情描述:不过,再晚回来他也会先来看。这日等他等到很晚,却始终不见人来。直到天亮了,他才没精打采的推开门。“羽华,你怎么了?”“嘘~~先让我抱抱你...

青丘桃蓁 在线试读

《青丘桃蓁》,情节引人入胜,剧情极佳,文风独特新颖,非常推荐。
精彩内容如下:...《青丘桃蓁》免费试读4这彼岸河畔的日子虽不及青丘时过的自在,却也算安心
这里四季不明,唯一的颜色就是那颗桃树,它发芽了,只是不似在青丘看到的那般嫩绿,反而绿的沉闷。
羽华每日早出晚归,他总有做不完的事情。
不过,再晚回来他也会先来看我。
这日我等他等到很晚,却始终不见人来。
直到天亮了,他才没精打采的推开门。
“羽华,你怎么了?”“嘘~~先让我抱抱你。”
他的眼睛里满是红血丝,我感觉到肩头有些许湿意。
他哭了。
过了很久,我都已经没有力气支撑他了。
“一会儿我带你去魔宫。”
羽华看着我,他已经能完全没有方才的疲惫状态:“往后我们要长期生活在彼岸河畔了。”
“好。”
我没有问他为什么。
其实在随着羽华来之前,阿爹就已经将其中的所有厉害关系分析给我听了。
我很听羽华的话,自从来了彼岸河畔,他不让我出去,我就不出去,深知在这里能够保全自己方可有未来的长长久久,对外面的好奇只能害死自己。
推开家门的那一瞬间,我才知道门外的世界是一片黑暗,天地混沌,空中飘着数鬼,他们没有归宿没有着落。
红衣猛地飘到我的眼前,我下意识的躲在羽华身后。
“你后悔吗?后悔跟我来?后悔与我定亲?”“不后悔。”
他继续:“这是暂时,你的相信我。”
我退回这扇门内,里面是晴空万里,日光灿烂。
直到此刻我才发现是羽华为我制造了一个世外桃源的家。
羽华以为我害怕,将我护在怀里:“小桃蓁你不要害怕。”
“没有。”
我点头:“谢谢你为我做的。”
羽华将一个晶莹剔透的玉佩系到我身上:“玉佩内注有我母亲的灵力,她会保护你的。”
河畔常年有一位摆渡人。
老人家将我和羽华带到对岸,我的一滴泪,羽华的一滴血,是老人家要的报酬。
自此处便进入魔都,羽华带我直接去了魔宫,魔宫里早已经摆好了宴席。
魔后拉着我直接走向内廷,她很热情:“羽华很喜欢你,尤其喜欢你做的桃花酿。”
桃花酿?自从来到彼岸河畔从未酿过这种东西。
在这种地方怕是再也不会出现桃花酿了。
不知道她的话中含了几层意思,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微笑不语。
魔后拉着我入席,同席的还有几个漂亮的小魔女。
但是她们说话,委实让人听的不舒服。
魔宫大公主:“这世上从来都没有两全其美的事情,总得选一样。
比如表哥,他是做天上的仙人,还是我魔界的殿下。”
公主到:“对啊,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想要魔族支持就得完全放弃仙骨。”
三公主一脸八卦的模样突然凑到我面前:“你到底是看上我羽华表哥的脸了还是看上他的仙骨了。”
她们的话半明半暗,话里有话。
“你们猜。”
我朝着她们一笑:“猜对了请你们喝桃花酿。”
二公主满口笃定:“你是看上我表哥的脸了,他可是三界第一美男。”
三界第一美男?这个头衔我可从未听说过,不过他长的是真的很好看:“你好聪明。”
显然这不是二公主意想之中的答案,她愣了一会儿:“你很勇敢。”
我轻笑,他们的弦外之音我猜得一二。
数亿年前,天界魔界大战死伤无数,最后以天界险胜做以告终。
但仅仅也只是显胜,据说那次大战是因为魔界之主与某位仙君同时爱上一魔界女子而导致的。
魔界之主对女子有青梅竹马的情分,但女子爱的却是那仙君。
最后的最后,魔界之主死了,那位仙君也失去了仙骨成为一介凡人。
女子看到天地间生灵涂炭,她痛苦自知罪孽深重,于是向神明起誓,以肉身为注,化灵识为印,封咒魔界女子不得与身存仙骨之人通婚,其代价便是魔界之人灰飞烟灭。
自那时起,魔界与仙界便不再通婚。
羽华半仙半魔,魔界之女是无法承受羽华身上仙气。
这就是上万年来魔界女子倾慕羽华却不敢与他成婚的缘故。
“什么勇敢,自不量力而已。”
另一个桌上的女子,满口嘲讽眸中充满不屑:“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就是,小妖而已,不过是羽华殿下手中一个玩物。
殿下大业还得依靠我们卿斯。”
原来这个女子叫做卿斯。
我朝她看着去,这个人不好看,就如同她的名字一样难听。
“即便作为本殿下的玩物,你也不够资格。”
我回头一看,是羽华。
他将我护在身后。
脸上阴沉,抬手一挥,那个女子已经腾空而起,她的脖颈处似乎有一双无形的手钳制主她的脖颈。
在场的所有人,无一不是跪在他面前。
“殿下。”
一个满头都是红毛的老人家,跪在羽华面前:“求您看在老臣的面子上,饶了小女吧。
她,她只是因爱生妒,老臣会让她死心的。”
这个老头就是我见过的三位之一中的一位,是羽华母妃留给他在魔界的忠臣之一。
他有诸多无奈,多处牵扯。
他松开手,算是给了那个老臣面子。
王者气息,此刻在他的身上显露无遗:“桃蓁,本殿下的未婚妻,将来的妻子,唯一的,不变的,永远的。”
我从羽华身后走出来,走到红毛老臣身前将其扶起来,用只有他自己听到的声音说道:“殿下想要的不只是眼前,他不能失去仙骨。
您一定明白的。”
他很意外的看着我,我猜不准他的以为是因为我去扶他,还是因为我那句‘他不能失去仙骨’。
那个叫做卿斯的魔族女子怕是不甘心,除非她同羽华母妃那般修成神明,以神明以金身嫁于羽华。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以魔女之身修神明之位,自古以来,唯有宙司女凰也就是羽华的生母。
可那又如何,羽华的母妃依旧跳诛仙台。
羽华带我走在魔都的街上,整个魔界都是黑暗的,这里的魔族人他们从出生到死去,看不到日光。
羽华拉着我:“想什么?”“在想,你母亲,虽魔女出身,终究修为上神,以宇宙女凰的身份嫁给帝君,为何最后跳了诛仙台。”
羽华沉默。
“对不起,我不该问的,提起你的伤心事。”
“无妨。”
他拉着我慢慢走着:“她本就是神明之胎,入魔界,以魔女身份行神明之事。
所以母亲并不惧帝君仙骨,他俩成秦晋之好。
只是……遇到一庸仙而已。”
“神明之胎?”我注意到羽华满眼悲痛,攥着我的手在微微颤抖。
他有恨,恨的隐忍:“是的,所有人都以为我母妃是魔女修成了神明,却不知她本就是神明,否则她与帝君成婚就会,灰飞烟灭。”
我意外原来真相与大家以为的竟然如此不同。
他始终没有说他母亲为什么跳了诛仙台。
自那日起,这个问题我再也没有提过。
从魔界回来后,他还是早出晚回忙的脚不沾地。
这天他将那个叫做卿斯魔界女子带来了。
我不喜欢她,很排斥。
他说要让我懂事些不要耍孩子脾气,卿斯是来向我道歉的。
她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我心里不悦却也没多说什么。
羽华离开,这次他可能要走很久很久。
就这样卿斯留了下来。
在羽华离开的第一个月,桃树上生出了花骨朵。
在羽华离开的第二个月,桃树上的花开了。
后来的几天里,花还没开几天就开始快速凋落,甚至重新个回到花骨朵状态。
某天卿斯说:“听羽华说,桃花灼灼之日便是你们大婚之时。”
我沉默,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羽华还说了,往后要将我留在他身边,而你……”

小说《青丘桃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